yunzhongyang013

【毕深衍生】【含邰方】若有来生

  这是我在看麻雀和电影心理罪后产生的脑洞,有私设
  本人文笔渣放弃治疗,写了一堆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求别喷
以下正文
——如果要你在祖国信仰与所爱之人中选一个,你会怎么选?
——我会选择祖国信仰,因为我不能辜负国家
 
毕忠良很早以前就知道他的阿弟不简单。
  他的眼眸深处是不同于行动处任何人的清澈,甚至希望。一个还有希望的人怎么会自甘坠落去当一个汉奸?
但是他不愿深想。不管那个光鲜亮丽的壳子里的灵魂究竟来自何方,至少现在他与他阿弟明面上是站在一起的。
  无数个难眠的日日夜夜里,毕忠良都在祈祷着阿弟在他身边久一点,再久一点。他失去了太多,不能再失去他的阿弟了。
  只是毕忠良没想到离别的一天来的这样快。
  归零计划被盗那天,正好是陈深生日。
  毕忠良难以置信的捂着胸口,鲜血不断从指缝溢出浸湿长衫,而在他面前,他的阿弟紧紧攥着一把枪,枪口还在冒烟。
  “你……咳咳……为什么?”
  毕忠良清晰地感受到了他的生命力量在一点点地从胸膛处流逝。一弹穿心,这样的伤势就算是大罗金仙都救不了。
  陈深俯下身,平视着他的眼睛:“为什么,我告诉你为什么。宰相是我的亲嫂子,李小男是宰相的妹妹,她们是我的亲人!唐山海虽然是军统的人,但他们都是伟大的战士!可你杀了他们!”
  那我呢,我对你来说算什么?毕忠良嘴唇蠕动几下,
终究没问出这句话,不甘地断了气。
  陈深轻轻合上他的双眼,眸中终是带了刻骨铭心的悲伤。
  “老毕,若有来生,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再续前缘。”

  1946年,国共内战进行地如火如荼,谁都能成为这个国家的新主人。
  夜色正浓,军统飓风队隐在暗处聚精会神地盯着米高梅的大门。他们得到情报,中共特工麻雀将在此处与下线接头。
  只是对方出乎意料地带了枪,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自尽,死得干脆利落。
  飓风队首领陶大春过来探了探鼻息,遗憾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徒留一具尚有余温的尸体被抛弃在原地。
  这场行动无疾而终。
  几个月后,军统在前线的力量遭到重大打击。这场溃败使得军统高层极为震怒,彻查原因发现一位在军统中早已被认定为死亡的大人物躲过层层搜查携带大量情报投往中共,而那时飓风队正在围剿中共特工麻雀。
  陈深用当年杀了毕忠良的枪自杀。说来可笑,他这一生仅仅开过三次枪,其中一次杀了他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人,一次是自杀。
  当年共党与军统在拿到归零计划后联手制定了一个计划,而这个计划的前提,是把76号行动处处长换成自己人,换言之,毕忠良必须死。陈深挣扎过,但最终还是将枪口对准毕忠良。
  毕竟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国家与信仰对他而言比一切都重要,他把自己都奉献给了国家,更何况一个汉奸义兄。
  临死前,陈深眼前闪过很多片段。小时候父母兄长的谆谆教导,少年时加入共党立志报国的满腔热血,青年时与一堆豺狼虎豹周旋的小心翼翼,但最终,画面定格在那人满是笑容地伸出双手:“小赤佬,跟我走。”
  陈深开心地笑了。
  “好。”
  ——我选择祖国信仰,但是做完我应做的事后,我会和他一起,天堂地狱永相随。
 
  一壶清茶蒸腾起袅袅烟雾,模糊了空气,仿若时光静止。
  “我的故事讲完了。”
  白发苍苍的老人怀念般地注视着面前青年的面容:“方木,你知道吗,你和他很像,非常像。可惜他的照片都被毁了,我没法拿来给你看。”
  方木还沉浸在刚才的故事中无法自拔,听到老人的话后悚然一惊:“您……”
  老人微微一笑:“我叫陈东水,故事中的陈深是我亲叔叔。”
  这时方木的手机响了。方木心中微动,伸手将屏幕解锁,不出意料是邰伟打来的。想来是自己一夜未归让他着急了。
  一想到堂堂邰队隐藏在粗犷严肃外表下的老妈子属性方大神探就忍不住想笑。
  “你们是幸运的,要记得珍惜眼前人。”
  方木抬头,陈东水温和慈祥的脸上是阅尽沧桑的通透。
  方木紧紧握住手机。
  是啊,他和邰伟都比陈深和毕忠良幸运太多,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对方呢。






 

评论(3)

热度(52)